熊某人

开了小号了

在医院等结果于是码(名字想到再改)

*本片纯属虚构和原作人物无任何关系,可以当成新一代宝石和月人看!!!如有不适及时退出!!!

*本片地名大多出自原作,如果错误感谢指出!!!

*请勿在原作下ky!!!

宝石pa,年上

天青石(安迷修)&坦桑石(雷狮)(现已变成月人)

天青石硬度:3.5   坦桑石硬度:7.5

前情提要(不会写):大概就是所有宝石都变成了月人的时代,但是作为雷狮曾经的搭档的安迷修一直没有恢复所以没办法变成月人,后来雷狮自己在月亮上研究自己造出了新的安迷修并且进行抚养。


Begin

“为什么不把我也变成月人呢?”

“现在只有你一个宝石,而且月人和宝石已经和解,不变成月人也没关系的。”

安迷修想不通。

自从诞生,身体上的微小生物开始活跃,自己一直待在雷狮身边,他从许多曾经是宝石的月人前辈口中听到过许多过去的故事。

他听说雷狮,自己的养父,曾经有个很强的搭档,和自己一样是天青石,但却在一次月人的袭击当中失踪,仅仅留下了断裂的双臂。而雷狮从双臂上提取了其中的微小物质用月人的技术创造了自己。

安迷修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至少目前该做的是给雷先生送去在渚之滨找到的天青石碎片。

“啊,看到黑点了。”

安迷修面前的天空正中央正涌现出云雾一样的黑气,月人也从中心出现。

雷狮不出所料又出现在了迎接安迷修的队伍中,但令安迷修奇怪的是仿佛每次归程雷狮更在乎的是安迷修手中的宝石。

月人的梯绳降下,安迷修拉住绳子望着月亮状的大陆,回想起月人前辈讲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天青石,他和坦桑石一起作为搭档在西至高原巡逻。他们的关系很好,虽然每天总是在吵架,但当月人来袭总是配合的相当好,宝石们总是笑说他们关系如胶似漆,看着他们互相臭脸特别有趣。

后来两人的关系开始僵硬,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老师想搞清天青石是否纯粹,于是让金红石从他的身体上取下部分研究,每天一点,而坦桑石就看着他身体上的洞却来越多。

坦桑石曾阻止过老师,而老师却告诉他

“可这是天青石自己要求的。”

他知道天青石一直怀疑自己的身体是否纯粹。

明明仅有3.5硬度却能和坦桑石配合的如此完美,甚至单枪匹马和月人战斗也无伤大雅。

后来就如之前所讲,天青石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只给坦桑石留下了他的天青石双臂。

安迷修望着手里的天青石碎片出了神,他忽然抬头,雷狮正站在他面前。

“安迷修?”

“…雷,雷先生,这是今天找到的天青石碎片!”

脸贴的太近了啊!!!

“我就先回去了!”


先这样,晚上再写。






想了下不分开发了

P1的血是打针没按住滴上去了

摸鱼产物极度ooc注意避雷

这两天写的之前忘了传,这次一起

  R&A daily life

#1是之前的火烧云,之后会整理在一个合集里

#2

   安迷修有个奇怪的喜好,他很喜欢在晚间和雷狮散步的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大手大脚的走路,或者学着同手同脚的走,然后雷狮就会跟在他身后和他一起。

#3   好看是一辈子的事!

   雷狮躺在床上看手机,一个没拿稳手机掉下来砸脸了,安迷修赶忙过来问:”脸没伤着吧?别砸毁容了!

#4   感冒

   最近感冒的挺多的。我那两个前桌以前天天相互戳腰现在变成了每天偷对方的卫生纸。

   我前面那位靠窗,因为窗户坏掉了没发关上,报修到现在也没修,只能一边吹着风一边打喷嚏,然后我就听另外那个前桌说:”安迷修你有病吧!朝我脸上打喷嚏!快给老子转过去!”然后安迷修就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回怼他:”恶党你……啊嚏!作恶多端…活,活……啊嚏!活该!

   原来风纪委员也有不讲理的时候啊。

雷狮os:怎么有人打喷嚏这么娇啊